现金贷:生意真的不好做了

现金贷:生意真的不好做了

 
  网络截图  


  ■ 都市时报记者 肖进 综合报道

  在监管持续收紧及行业加速洗牌的双重夹击下,闭眼都能挣钱的网贷生意如今真的不好做了。11月29日,云南省金融办网站连发三篇关于云南省小额贷款公司的运营现状,公告显示,截至10月31日,云南省有98家小贷公司已被取消经营资格,正在申请注销的小贷公司有92家,还在开业的小额贷款公司仅剩388家。

  云南省小额贷款公司规模的急剧缩小,只是全国网贷现状的一个缩影。如果说《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是行业洗牌的前奏,那么,《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将是压垮不良网贷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

  行业遭遇短期阵痛

  12月1日晚,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正式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下称通知),除了将“现金贷”首次定义为“无场景依托、无指定用途、无客户群体限定、无抵押”的网络小额贷款之外,还指明其存在过度借贷、重复授信、不当催收、畸高利率等乱象。

  《通知》对小贷公司从事现金贷业务的“围堵”可谓是从存量与增量方面的双管齐下。其中,在增量方面,《通知》明确将“暂停发放网贷牌照和跨省(区、市)的小额贷款公司牌照,已经批准筹建的,暂停批准开业”。至于存量,《通知》在规定了现已发放的小贷牌照的管理之外,还阐明现金贷平台在放贷的资金来源、杠杆水平和资产证券化(ABS)方面将受到约束。

  备受关注的利率水平红线也被最终划定,《通知》规定各类机构向借款人收取的综合资金成本(包括利率和各种费用形式)应统一折算为年化形式,且应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间借贷利率的规定。

  政策雷霆之下,行业正在经历一轮洗牌。行业整体利率下降已经成为业界共识。据统计,迄今为止已有掌众金融、趣店、玖富集团旗下产品进行了利率下调,不少平台甚至已关停部分产品。分析人士指出,资金供给方的谨慎态度,以及用户还款意愿的骤降,也将导致行业总体坏账率在一定时间内攀升。

  监管落地逾期上涨

  “在现金贷平台借的钱,还需要还吗?”从监管落地后一直成为网上热议的话题。如果说监管是对现金贷平台的一轮暴击,借款人不还钱的这种心态无疑是新规后面临的第二轮暴击,甚至比“严监管”本身更可怕。

  其实在监管还没落地时,有不少现金贷平台已经慢慢在减少放贷规模。从某家现金贷平台员工口中得知,平台在监管落地的一个月之前就基本停贷了,目前没收回的还有9000多万,但大多数本金已经收回,剩下没收回的更多的是利息。但是对于利息目前还在收的阶段。

  和提前减量放贷的平台相比,不少现金贷平台却没有那么幸运,对于一家第一梯队的现金贷平台来讲,短短几天时间里光放出去的本金就要以亿来计算,对于这些放出去的钱,如何把本金收回,已经让公司头大。

  该平台员工苦笑表示,目前公司考虑更多的不再是收回本金和利息了,能够把放出去的本金收回来,白户口子,都得谢天谢地了,如果通过各种方式还是收不回,只能当公司做公益了。

  相关数据显示,之前现金贷平台的逾期率大概在20%,新规出台后,逾期率直接涨到了60%,催回率也从以前的70%下降到了现在40%左右,逾期率以及催回率数据变化,直接影响的是现金贷行业的现状,闭眼都能挣钱的网贷生意如今真的不好做了。

  普惠和风控如何兼顾

  监管层两把“利剑”的相继出台,是不是把现有的网贷平台一杆子打死?新规落地后,合规的网络平台该如何生存,监管与普惠的天平又应该如何平衡?

  12月2日,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在出席论坛时对于新金融在国内的发展态势给予了肯定。他认为,对于现金贷行业导致的问题,“应是机构纠偏与行为纠偏并重。”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黄益平在谈及普惠的边界时认为,普惠金融需要有一个界限,把钱借给缺乏偿还能力的人,就不是普惠金融,而是不负责任的金融行为。“现金贷要健康发展,就必须做负责任的贷款。而‘负责任’的关键在于有效的风控。”

  具体来看,现金贷事前风险评估的措施包括不得向无收入来源的借款人放贷的原则,同时要求单笔贷款的本息费债务总负担应有金额上限,展期不应超过两次等。

*风险提示
本站作为金融产品门户进行信息发布,不对任何投资人及/或任何交易提供任何担保,无论是明示、默示或法定的。本站提供的各种信息及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图表及超链接)仅供参考(如:历史或预期收益不代表实际收益),不作为任何法律文件,亦不构成任何邀约、投资建议或承诺,投资人应依其独立判断做出决策。投资人据此进行投资交易而产生的风险等后果请自行承担,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