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金融迎来政策大考,平台模式将日趋标准化

这段时间,国内有关于互联网金融领域的政策指导性文件和纲要文件密集出台,一方面是国内的互联网金融产业经过了2年多的发展,确实已经到了给行业定标准和范围边界的时候了,另一方面也是反映了监管机构从最开始的做调研,了解深入到适应互联网金融各种模式的特征,然后在总体鼓励的前提下做出一些监管原则表述的监管介入过程。

从互联网金融目前所逐渐渗透的传统金融的存贷汇业务结构而言,特别是像P2P这样的平台,除了一些大型的相对比较严谨和标准化运营的平台,还有成百上千的小平台实际上已经成为了脱离于现有金融监管政策之外的,带有原有民间借贷形式的类金融交易的线上化,而且很难确定这些平台到底是不是在从事真实的P2P业务,也许还有一些是在利用目前P2P平台缺少监管和政策压力下的空档期从事其他拆分债权、证券化,甚至是一些类似于AMC的资产处置工作,而这种纷繁的平台债权来源也成为了国内P2P模式短期内难以彻底标准化,模式各异的根本原因之一。

不过,这几周,政策上的密集出台还是为以后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带来了更多的期望值。

727日,央行联同十部门下发了《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也就是221号文,文中从鼓励创新,分类、协调监管的角度进行了表述,并且明确阐述了互联网金融的各种模式以及对应的监管机构,等于是这个行业正式进入高层监管工作范围的一个纲领性文件,具有“行业立宪”的性质。其中,对于P2P平台,明确提到了“个体网络借贷机构要明确信息中介性质,主要为借贷双方的直接借贷提供信息服务,不得提供增信服务,不得非法集资。”

81日,央行再次发布《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被称为史上最严厉的第三方支付管理办法,虽然是意见稿,但是也让很多互联网金融企业感受到了央行在收紧第三方支付方面的态度。因为在目前很多P2P、小贷和理财平台上,第三方支付平台的账户管理或者是存管是基础的服务之一,如果不能与第三方支付合作进行账户管理,那么很多平台是达不到银行的账户存管、托管标准的,贷款平台,这样业务就很难继续开展。而在这份意见稿中,明确提出了“支付机构不得为金融机构,以及从事信贷、融资、理财、担保、货币兑换等金融业务的其他机构开立支付账户。”如果这个要求真的下发,那么等于是直接判了很多中小平台死刑,支付通道就被迫关闭了。

86日上午,最高法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其中对于民间借贷的新现象进行了重现界定,承认了部分民间借贷的合理性,同时也对P2P是否应该担保进行了规定:“借贷双方通过网络贷款平台形成借贷关系,网络贷款平台的提供者仅提供媒介服务,当事人请求其承担担保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网络贷款平台的提供者通过网页、广告或者其他媒介明示或者有其他证据证明其为借贷提供担保,出借人请求网络贷款平台的提供者承担担保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也就是说,除非能够证明P2P平台自己为标提供担保,否则法院一概不予支持用户对P2P平台的担保索赔。最高法院的意思也就是P2P平台不应该做信用中介。

从央行联合十部门下发互联网金融纲要性文件,到央行对第三方支付机构收集的管理趋势,加上最高法院对民间借贷以及P2P不应该承担担保责任,除非有明确证据证明的规定,都说明了互联网金融这个产业已经进入了政策密集制定的视线范围,不排除后续还会有对口监管机构出台的各种行业性和执行性的规范监管意见或者办法。

从上述这些文件的口径中,我们其实可以获得这样的几个信息:

1、高层监管机构在对互联网监管的态度和立场上已经取得了基本的一致,这个和去年各个机构频繁调研,各种态度和政策有时候相互冲突的局面大不相同,这次无论是央行还是最高法,其实在针对互联网金融P2P这个问题上的立场是一样的:只能做信息中介,而不能做信用中介,信用中介这个功能应该是剥离的,或者是引入其他征信公司,或者是担保平台,但是不能什么都P2P一家来做,这样很容易恶化为金融衍生风险。

*风险提示
本站作为金融产品门户进行信息发布,不对任何投资人及/或任何交易提供任何担保,无论是明示、默示或法定的。本站提供的各种信息及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图表及超链接)仅供参考(如:历史或预期收益不代表实际收益),不作为任何法律文件,亦不构成任何邀约、投资建议或承诺,投资人应依其独立判断做出决策。投资人据此进行投资交易而产生的风险等后果请自行承担,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推荐阅读